泽木

渡?如何渡。

/七九/携手同行 (陆)

CP:七九

write by: 泽木

/陆

那厢各派人物已经入座,沈九便不做多想,拿着拐来的金丝进了秘境。

少年衣袂飘飘,身姿优雅,从容走在林间,嘴唇微抿,目光清冷。这翩翩少年郎模样最得女弟子们芳心,又见沈九出手干脆利落,收式不失风度,纷纷起了结交的心思,想这是哪家门下弟子,有如此好气质。

“这位道友……”一位穿着鹅黄色校服的女子上前搭话,长袖微掩朱唇,笑道:“试练之地难免遇到意外,小女子幻花宫陆琦,可否与尔同行?”

沈九问声看向来人,来者姿色只算中上,但气质难得有修仙女子没有的温婉之态,唯有报上所属派名时露出一点小小傲气,可也不为失色。但想起自身的任务不好有他人在场,便婉拒道:“...

/七九/携手同行 (伍)

CP:七九

write by: 泽木

伍/

“二两银子。”老板指着身旁的几件衣服,道“都是好东西啊小公子,物有所值,您看如何?”

“……尚可。”沈九扫了一眼,给了银子,拿了衣服抬步就走。

出门后下意识避开周围混杂人群的衣袍相错,在凡人看来,不过清风飘过,不留痕迹。

对于已筑基的他,不费吹灰之力。

但说起路程进度却常常因他停留——故意潜移默化的拖下无厌子往东的脚步。

沈九在寻找着什么。每经过一个地方都要稍作停留,然后细细查探,伪装为无厌子效命,实则满足私心。

在莽莽山河,清川黄土,要的仅仅是一个答案。

回到客栈,沈九收拾行囊。

路上小有收获,除开那把折扇,常年佩带的的还有一...

/七九/携手同行 (肆)

CP七九

write by 泽木

肆/

火光漫天,灼灼热浪直逼面容。
间或有清脆的噼啪声夹杂着风轰隆隆的声音,压倒木梁,倒塌掀起重重灰尘,覆上地面一滩滩浓稠咸腥的血。

这是秋海棠的噩梦,是沈九的新生。

“永别了,大小姐。”沈九将秋海棠安置在屋宅外的草垛中,从怀中摸出自己存下的银锭,放在秋海棠身旁。

时隔两年,少女出落得愈发美丽,此时在模糊的月色下悄然流露出成熟后的柔和静谧。
一半在明,一半在暗。

你我的交集,就这样断清了。

最后捡起地上的剑,缓缓站起来,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秋海棠。再无回头。

沈九手握着的剑柄浸了汗水,眼瞳映照着火而显得格外剔透清亮。滚热的空气带起衣摆,焦灼着呼吸,...

【七九】和快递哥擦出了巨轮

七九小甜饼prprprpprprprpp回血ing

炸地瓜角荣:

听到特别关心消息提醒的轻响,岳清源在端庄的学术会议上偷偷低下头。


备注为“小九”的人头像是万年的灰色,上一秒发来的消息是……


您的快递已达到清净小区快递店,取货码xxxx,请于16:00前千万提走。


岳清源照例回复一个比着OK手势的表情。


向上翻,基本都是一样的消息和一样的回复。


岳清源刚想合上手机,千篇一律的聊天记录中突然跳出来一条系统消息。


你与小九互发消息连续超过3天,获得擦出火花标识。


再看对话框的最上方,小九的备注旁,已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

/七九/携手同行 (叁)

CP:七九

write by泽木

叁/

大雪才停了不久,没人清扫积在路上踩得咯吱作响——小斯们听命很少靠近书房——故而秋剪罗也显得更加肆无忌惮。

一年的生活,跨过了春夏秋冬,以后每个轮回也会一成不变。且记忆里面容变得愈发模糊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带着承诺回来。

已逝去的,将失去的。

秋剪罗偶尔出去与朋友聚会,今天恰好就是那个日子。

上次沈九身体到底被寒气侵入,膝盖肿胀看着可怕得很,行动也变得不太利索,被秋大少爷嘲讽了几句后就打发练字去了。

此时秋海棠拿了个汤婆子,裹得厚厚的来了书房。

看见沈九端正坐在椅子上,端手,拂袖,摆腕,行云流水的动作似漫不经心,勾住了来者的心弦。

在沈九抬...

/七九/携手同行 (贰)


CP:七九

write by 泽木

     前面一段时间都是有两个视角的,不会太长,也不知道大家适不适应、喜不喜欢,总之请多多包涵~

贰/ 

沈九一步步跟在秋剪罗后面,垂目看着视野中繁复暗纹的衣袍。

秋海棠被支走前还担心的看了看沈九苍白的脸色,转了身还说找碗姜汤来喝。沈九摇了摇头表示无碍,即使那小姑娘跑远了,他还是静静站在原地。

“还想跪吗?”秋剪罗突然出声,沈九浑身一颤,小声回道,

“不想。”

书房暖气很足,炭火烧的正红,血一样鲜艳的颜色,映照在深褐的书柜木桌上,温暖至极。

沈九只觉无故要流泪。

眨了眨眼睛,自嘲道大概...

/七九/ 携手同行 (壹)


CP  七九

write by 泽木

零/

何为道?

岳七仅仅十五岁时,就不断思考这个问题。

我为他来,为他喜忧,只希望用微薄之力保他一世平安,喜乐顺遂。

但午夜梦回,所感全是沈九年无助可怜的模样,即使伸手要去抓住他,只能是越来越远。

再睁眼时,心魔陡生。

壹/

“清源!清源!”

前一时辰,掌门正与其他峰主举行议会,琢磨着下一代继承人的事情。

各峰主小施法术,勾勒出心中世外桃源,景象和谐。

“要我说,北方雪山峰顶有一秘境,四季如春,环境优美,不如我们……”

话未完,一弟子慌慌张张现在议殿外,待得到了许可,连忙行礼道:“掌门!清源师兄他冲关遇到麻烦了。”

掌...

_

# 山茶花   小虐怡情

隐冰恋,冰哥单恋。

CP:冰九

微博ID:之靡靡之

/零。

修真者岁月长久。

自洛冰河合并两界,已过数百年。

自是,世上奇珍异宝千万,洛冰河自身便占九成。

珍宝形态各异,作用千奇百怪,每件,都是世间万千修真者求不得的东西。而洛冰河偏偏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将之堆在幻花宫藏宝阁后,便再无问津。

好在魔女纱华铃心细,又手握权利,日日派魔族看管,就算偶尔有蝼蚁烦扰,也能保全阁内之物。

一日,魔族小兵在解决入侵宝阁者后清阁内物什时,迎来了一个意外来客。

虽未见过来者相貌,可那人身上隐隐透露出的威势也绝非一般宵小能比。

他慌乱,连仔细...

/冰九/于佳期遇你(上·修)

CP:冰九

write by 泽木

【一】

“小九!”岳七看着踉踉跄跄走进小屋的沈九,拍拍手忙从地上坐起来,赶到沈九身边去搀他。“你的腿怎么了?”

“没事,腿没断。”沈九不太在意,看着岳七写满脸的担忧,到底没避开他的手。
“快过年了,得弄点好的来。”沈九嘟囔一句。

岳七没接话,把沈九搀到木板拼的床上,反道:“不急一时,不急……我等会去街上讨点来。”

话没讲完,沈九反正也坐在板上了,甩开七的手就道:“上次那几个小杂种的事儿还没完呢,他们哪会让你这么容易讨得了东西!”

说罢哼了一声撇开了脸。

岳七见他脾气又起来了,这时候也劝不得,改问道:“你伤怎么来得?有困难的话我帮你。”

沈九哼...

/冰九/你在。我也是。【完结】

CP:冰九

微博:之靡靡之

现代校园paro,师生年下(洛冰河由白↣黑)

这篇九妹的“好吃”,在于,颜值和暴脾气。(笑)

(ps:本来是群里作业[好吃的九妹],还是军训开的笔写了一半写不动了,没有交(´°̥̥̥̥̥̥̥̥ω°̥̥̥̥̥̥̥̥`)自己挺喜欢这篇的。当时写的前部分,后面开笔都是几个月后了……文笔不太好啦,祝看得开心,笑。)

3.

沈清秋皱着眉头,清亮的眼中全然是厌恶之情,抿嘴道:“洛冰河,你带耳钉?”

像是问句,可本一句称述事实的话。

镜头前晃晃悠悠几根手指闪过,还有些模模糊糊的耷拉在视线中,大概是头发。

“嗯、嗯……”回答得不太连贯,...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