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七九/携手同行 (陆)

CP:七九

write by: 泽木

/陆

那厢各派人物已经入座,沈九便不做多想,拿着拐来的金丝进了秘境。

少年衣袂飘飘,身姿优雅,从容走在林间,嘴唇微抿,目光清冷。这翩翩少年郎模样最得女弟子们芳心,又见沈九出手干脆利落,收式不失风度,纷纷起了结交的心思,想这是哪家门下弟子,有如此好气质。

“这位道友……”一位穿着鹅黄色校服的女子上前搭话,长袖微掩朱唇,笑道:“试练之地难免遇到意外,小女子幻花宫陆琦,可否与尔同行?”

沈九问声看向来人,来者姿色只算中上,但气质难得有修仙女子没有的温婉之态,唯有报上所属派名时露出一点小小傲气,可也不为失色。但想起自身的任务不好有他人在场,便婉拒道:“多谢道友相邀,在下感激不尽,但吾师有命,全程须我一人独行才算锻炼,故不得不辜负道友美意,实在抱歉,若有缘再遇,必鼎力相助。”

陆琦抿唇,若少年所说属实,自己也不能这样强行搭伙,说不得被长老们在镜子里看见了还要怎么想,只能遗憾退下,临走前问了一句:“那敢问道友那派名谁?”

沈九顿了顿,想起金丝主人的身份,道:“苍穹派清静峰,邱异。”

略过过程结果不提。些沈九自然不关心的,他现在正安稳的往林中深处走去。

深林树木繁多,躲着那天上监控的飞禽自然方便一些。

为了不引人注目,除去必要,沈九不会去猎杀那些妖兽,因此手腕上的妖丹数目算不上
可观。

掐指一算进入秘境少说也有三个时辰,沈九寻了一处洞穴,稍微拾掇了便开始打坐运功。

可片刻后他就睁开了眼。

“可恶。”呼吸着充沛的灵气反倒使经脉中更显堵塞。这片广大的灵场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各种画面混杂在脑中。没有功法指导怎样都不会突破境界,偏偏又心有魔债。

洞外狂风平地而起,有愈演愈烈之势。就在这时,一串脚步声靠近,来人结了个印,那阵风簌的一下消散了。

“哈啊--”沈九剧烈喘息着,双眼尚无焦距,隐隐约约看见了一方灰色,低声道:“师尊……”

“嗯。”

“您怎么会……”

按理说无厌子是进不得秘境的。

“你还真是没用。”

无厌子无情的打断沈九的废话。

沈九闭嘴不语,低下头咬紧牙根。

多熟悉的一句话,就仿佛还在秋宅一样,但他能做的只有一言不发。

无厌子也不用正眼瞧他,道:“我并不是真身进来,一缕微弱的精神力而已。不过你动静也太大了,是想被那些正派弟子发现吗?”

“不、不是的……”沈九小声道。

无厌子哼笑道,“你也不敢,瞧你现在这落魄的乞丐样,怕被熟人看见了怎么也会被嫌弃一通的。”

岳七不是那样的人。沈九心里明白,可对于无厌子的话并不想辩解。他捏着自己的衣角,垂眸放空。

“好了,收起你那不讨喜的样子。”无厌子拂了拂袖口,道:“本来也不是来得名次的,急着突破干什么?好生把我告诉你的地点给翘松了,你师父我好做事。”

好做事,便是进城前交代的要投放魔物的事。无厌子有自己的行动,沈九负责皮毛,也就是那样,一步步踩着沈九的底线,让他消极怠工。

“徒儿明白。”可谁让他弱小。

“哼。”无厌子轻哼一声,那大概是算你识相的意思。

然后他就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视野。

待沈九抬起头时,已找不到无厌子来过的痕迹。

他又在原地坐了一会,才慢腾腾站起来,出了洞穴,往一方的溪流走去。

溪水很清澈,浮在水面上落叶的影子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不同于粼粼水光给出的错觉一样的炽热,水沁凉且舒适。

沈九用手在水面上划了一圈,正要动作,突然听见一串串脚步声接近。

他连忙停手,安静下来仔细的听声。

但身在树林中磕磕碰碰间总难免嘈杂,沈九只听得“就在附近”“混进来了”的断句。

心底一阵焦躁,觉得和自己脱不了关系,准备转身避开时,猛然瞥见看见前方影影绰绰的,不甚熟悉却又十分熟悉的身影。

来人是位不大的少年,肩背初显宽阔,步伐稳健,身修体长。他与身边一两个同门相谈,眉目温和,看起来似乎在安抚他们。沈九定在原地,怔然。

不近不远的距离中,对方察觉到了这边的气息,同样停下了脚步。

————————
一个原创人物…作为引子,不会有太多戏份,不喜欢原创的仙女们多担待░|・x・`)

主线一进,就开始热闹啦~

(希望能多看到大家的留言qwq也是动力啦,一个人很难过

邱异的事会放在番外,算作丰满支线,姑娘们打算着看:3

评论
热度(14)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