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七九/携手同行 (伍)

CP:七九

write by: 泽木

伍/

“二两银子。”老板指着身旁的几件衣服,道“都是好东西啊小公子,物有所值,您看如何?”

“……尚可。”沈九扫了一眼,给了银子,拿了衣服抬步就走。

出门后下意识避开周围混杂人群的衣袍相错,在凡人看来,不过清风飘过,不留痕迹。

对于已筑基的他,不费吹灰之力。

但说起路程进度却常常因他停留——故意潜移默化的拖下无厌子往东的脚步。

沈九在寻找着什么。每经过一个地方都要稍作停留,然后细细查探,伪装为无厌子效命,实则满足私心。

在莽莽山河,清川黄土,要的仅仅是一个答案。

回到客栈,沈九收拾行囊。

路上小有收获,除开那把折扇,常年佩带的的还有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剑。

沈九拿起剑运转体内灵气,满室凌凌青光,惊艳绝绝。

露出个不明显的笑颜,沈九走向床榻,盘腿坐在其上开始打坐。

体内功法依然是无厌子那一套基础,渐渐到了筑基,沈九越发力不从心。没有功法相辅,也没有良师相交,仅仅凭着无厌子当时一句根骨上佳拗到现在。

不到半个时辰,沈九便开始心神不宁,只能皱眉脱离出冥想状态。

他抓紧手边的衣料,骨节泛白,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良久,沈九喘了口气,因先前不自觉中掐断了自己的呼吸,他脑子沉沉坠着。

苍穹派……

东方……

仙盟大会……

岳七……

岳清源。

“哈。”沈九发出一声短促的笑,松开手,向后摔下去,陷进被子里。

因得知这些的时候实在是太突然,至于当时他像傻子一样愣了半晌。有惊讶,愤怒,小小嫉妒和一丝欣喜,胸腔里的五味杂陈让他觉得不是滋味,连质问的心思都没有。

冷静下来后扪心自问,为何。为何路途受尽磋磨,不见光明,终与故人陌路。

眼前罩着灰蒙蒙的床顶,鼻尖一股淡淡的霉味,不太明显的灯笼摇晃的吱呀声,沉闷得窒息。

次日清晨。

沈九坐在桌前绾了个发髻,看镜中的少年人模样——眉如远山,挺鼻薄唇,眼眸却沉重如墨,使原本初显仙资的容貌偏偏蒙了一层阴郁。

他反扣住镜子,握紧拳头,今天打算跟着混入仙盟大会捞点好处,解决瓶颈。后续便不做考虑了。

至此得到消息后,再没有想过和岳七相认。

便形同陌路罢。不停制造杀孽的散修和那高高在上的主峰首座弟子本该就无一丝交集。

踏入仙途,凡尘皆忘。

沈九深吸一口气,饱满的灵气充斥胸腔——仙盟大会试练开启,仅是法阵灵石溢出的能量就能让一个小小的筑基散修如临仙境。

作为仙盟大会落脚处的边缘城镇,其繁华程度可见一斑。

再不作耽搁,沈九佩剑起身,往仙盟大会中心城镇走去。

踏入城市,飞身来到侯台,满目人来人往——那全是修士。

修士们大多看着清心寡欲,可该凑的热闹还是去凑的像个凡人,但不惧寒暑让他们即使在这秋老虎横行的时候好歹也保持着修士身份。

生而为人,就总爱聚在一起。沈九心想到,眼中一瞬什么闪过,复又沉寂。

幸好提前花了大价钱买了个中品法衣,让他在一群宗门弟子中不显突兀,但是以防万一,他还是站在稍微偏僻的地方等待机会。

倏地,吵嚷着的平台安静了下来,沈九抬头望去——却只见高台之上模模糊糊的人影,看不分明,不过想来身份是不低的。

粗略扫视了一下,便垂下眼睫,捻着袖袍。

感受着充满内力的话覆盖意识,沈九微微皱了皱眉,显然不是很习惯,只盼早早结束。

“——以上,希望各位后辈量力而行,通过试练。”

沈九松了口气,突然感觉一道视线落在身上,他顺着感觉望向高台……拧紧眉头。

————————————
抱歉最近是玩疯了qwq

评论
热度(17)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