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七九/携手同行 (肆)

CP七九

write by 泽木

肆/

火光漫天,灼灼热浪直逼面容。
间或有清脆的噼啪声夹杂着风轰隆隆的声音,压倒木梁,倒塌掀起重重灰尘,覆上地面一滩滩浓稠咸腥的血。

这是秋海棠的噩梦,是沈九的新生。

“永别了,大小姐。”沈九将秋海棠安置在屋宅外的草垛中,从怀中摸出自己存下的银锭,放在秋海棠身旁。

时隔两年,少女出落得愈发美丽,此时在模糊的月色下悄然流露出成熟后的柔和静谧。
一半在明,一半在暗。

你我的交集,就这样断清了。

最后捡起地上的剑,缓缓站起来,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秋海棠。再无回头。

沈九手握着的剑柄浸了汗水,眼瞳映照着火而显得格外剔透清亮。滚热的空气带起衣摆,焦灼着呼吸,但他根本无心去管。

无厌子站在秋宅的后墙前,远远的就看见沈九跑过来,不复以往的死气沉沉,颇有些十四五岁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活泼。

“如何?”他沙哑着嗓子道。

“清了了。”沈九道,气息尚不匀,显得又是急促又是慌张。

“那走吧。”无厌子转身,鲜艳的橙色打在他灰色的背影上有些可怖。

“我……”沈九踌躇,视线不停的在无厌子和秋府后墙变动。

他捏了捏手,道:“……再等等”

“等谁?”无厌子问道。

“……”沈九张了张口。

怔怔望着沾了黑灰的白墙,无言。

等谁?

答案似乎早在一年前就出了结果。

他徒劳的将视线定定地停留在后墙上。

曾经一墙之隔的杂物房藏着尚年幼的诺言。

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眼眸似又晶莹了许多,仿佛星光闪烁,只是面无表情显得有些无趣。

“不……”沈九抬头望了望被火苗舔舐的夜空,指尖抖了一下。铿锵一声,剑被丢在火堆中,“不等谁。”

无厌子看向沈九,嗤道

“该断不断,大道难成。”

沈九默默不语。

出城的路上,还能看见叫嚷着“秋府走水了”的人群,沈九目不斜视,虚握了握拳。

发丝还带着点烧焦的气息,不过没人发现。绕过人群时,沈九鬼使神差的往东方看了一眼。那里漆黑一片,他只觉得脚坠得沉重。

慢慢行到了城外,无厌子从储物袋里拿了一个东西抛给沈九道:“接着。”

沈九本就心不在焉,到那玩意砸到额头才刚反应般接住了。

那是一面扇子。

沈九手颤了一下,摸上漆黑的扇骨,也没顾得上额头的伤,一顿一顿将扇子打开。

——入目便是空白扇面。

“这低阶东西从你那义哥那拿来的,凑合用。”无厌子自顾向前走,道“防御一般,先当个武器使使。”

“……是。”沈九沉默了一下,行了一礼,收好扇子。

日子接着过,沈九开始了风餐露宿的生活。

无厌子向来野惯了,除了帮助沈九引气入体外,其余时间都不管他,最多的是要求沈九帮他烧杀抢掠。

沈九知道无厌子不会教他什么好东西。

麻木的听着指令,真正比起秋府的生活只算半斤八两。

无厌子打算去苍穹派势力范围内避难,一种大隐隐于市的味道。

沈九默默走在无厌子身后,偶尔他先去城里住下打听消息,无厌子则避嫌居住城外。

因为沿途躲着仇家与仙道正派,他自是不能明目张胆的御剑,慢慢的便拖下了路程进度。

而沈九越发沉默,一个人呆着时面对折扇发呆。

回想那日当时白扇刚入手时,一个声音问他。

“天地昭昭,何为其道?”

“自是……我行我道。”

扇面再无开过。沈九嗤笑一声,回头又是一副无害的公子模样。


——————————
实训周心得日更500字,今天写了两千总结,前面满脑子想着板梁柱浇筑成型orz
…死回来了;▽;想知道有几个小天使在追更啊?

说跳过被无厌子苛待的地方,故时间轴跳的快了些。过渡章…嗯,场景不会写,就像写出游日记一样平板,带着手感变差了…把握不好节奏啊

4/24后记:有bug 无厌子死亡时间更改,很抱歉出了这种低级错误,鞠躬。

评论(14)
热度(27)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