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七九/携手同行 (贰)


CP:七九

write by 泽木

     前面一段时间都是有两个视角的,不会太长,也不知道大家适不适应、喜不喜欢,总之请多多包涵~

贰/ 

沈九一步步跟在秋剪罗后面,垂目看着视野中繁复暗纹的衣袍。

秋海棠被支走前还担心的看了看沈九苍白的脸色,转了身还说找碗姜汤来喝。沈九摇了摇头表示无碍,即使那小姑娘跑远了,他还是静静站在原地。

“还想跪吗?”秋剪罗突然出声,沈九浑身一颤,小声回道,

“不想。”

书房暖气很足,炭火烧的正红,血一样鲜艳的颜色,映照在深褐的书柜木桌上,温暖至极。

沈九只觉无故要流泪。

眨了眨眼睛,自嘲道大概是羽睫融下的雪罢了。

“小九,冷吗?”

“沈九,冷吗?”

“什么?”沈九抬头,看见的就是秋剪罗似笑非笑的样子。

“冻傻啦?”

“冻傻了么你?”

“……”沈九默不作声,大概真是冻伤脑子了,眼前的景象一片混乱。

“嗤。”秋剪罗摇了摇扇子。

沈九瞄到那扇子,想起来听说是从个道士那里得来的玩意,而其中确实缘由早在秋家家主的夸大下已经面目全非。

玲珑坠线流苏,一面山水一面空白。撇去其它不谈,单单这样式是顶好看的。

但是冬天打扇,让秋剪罗使出来怎么看怎么滑稽,可秋大公子就喜欢春夏秋冬都带着。

“冷了就穿衣,还要我帮你么?还是嫌不暖和?别回头让海棠看见了麻烦。”

什么麻烦?两人都明白,讲了还互相恶心。

听秋剪罗这语气大概是气消了,而书桌上折断的毛笔换了新,笔尖看着白白净净的。

定了定神,沈九拿出散乱在厅中小塌后的棉衣,褪下外袍,一件件开始穿。

手臂上青紫交错,好在当了十几年流浪儿也不至于多细皮嫩肉,平常小孩看着吓人的伤沈九只觉得麻木。

小心翼翼的把衣衫整理好,久违的温暖恍如隔世。

只是心底越来越压抑,压得他作呕,某种呼之欲出的感情将要突破出来。

那大概是一条疯狂的路,难得回头。

沈九永远不会忘了刚开始来到秋府时当狗拴着的日子。也忘不了秋海棠无心给他的一条生路。

天下之大,又孑然一身,沈九都不知道如果离开了秋府能干什么,期待的人永远也不会回来,如果只能浑浑噩噩过一生,那就算身负罪孽,大概也无妨。

那就这样吧。

我沈九,就这样了。

沈九整理好了自己,什么也没做,站在一旁,背脊挺得笔直,眼神淡漠的不落一物,轻声道:“不,衣很暖和。”

等待回复的时间尤为漫长。

岳清源在提出要求后甚至都不敢往掌门那边看,或是出于恭敬,又或者是害怕回复。

“你说你现在想要下山?”掌门表示理解,岳清源毕竟是十五这样不大不小的年纪的时候上山的。不过既然踏上修仙一途,尘事该断要断。

“可是清源,你也知道规矩,为师问你,到底所谓何事重要到亲自下山?”

岳清源此时心中全是“等你回来救我”的那句话,闭关失误一事后这声音愈发鲜明。

他下意识脱口而出:“我要去救他!”

救他脱离苦海,救他孑然一人。

片刻后羞于自己的莽撞,而后坚持摸索着低头跪坐在床榻上,双手紧紧抓住锦被,就像能抓住那一线希望一般。

重复道:“我要去救他。”

“……清源。”掌门看他这般模样,摇头,“你知,未能于本命剑相通者,不能下山。而就算能,你的身体不允许,为师也不允许。”

这话说得绝对,岳清源脑中嗡的一声,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掌门重法礼,比现任清静峰峰主还要重视。

他道:“那如果弟子近期能于玄肃相通呢?”

话未完,掌门气道:“胡闹!就你这状态,还能急于求成么?给我好好休息,莫要再提。”

岳清源闭嘴不言。是他冲动了。

身为掌门首席弟子,就应该是众弟子的标榜,要知礼、守法、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他一直做得很好,比同龄人成熟百倍,从不耍孩子脾气。

因为这份身份比别人得到的多得多,承担的也多。他不能抱怨这些,是自己的抉择。


——————————
依旧低产中……

为啥码文的时候在听被害妄想手机女子……

还有想求一些短评……(*꒦ິ⌓꒦ີ)短评就可以了
想听听我的自产在大家心里是什么样的形象,然后感觉啊,什么的,还有欢迎提一些建议♡

评论(10)
热度(22)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