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七九/ 携手同行 (壹)


CP  七九

write by 泽木

零/

何为道?

岳七仅仅十五岁时,就不断思考这个问题。

我为他来,为他喜忧,只希望用微薄之力保他一世平安,喜乐顺遂。

但午夜梦回,所感全是沈九年无助可怜的模样,即使伸手要去抓住他,只能是越来越远。

再睁眼时,心魔陡生。

壹/

“清源!清源!”

前一时辰,掌门正与其他峰主举行议会,琢磨着下一代继承人的事情。

各峰主小施法术,勾勒出心中世外桃源,景象和谐。

“要我说,北方雪山峰顶有一秘境,四季如春,环境优美,不如我们……”

话未完,一弟子慌慌张张现在议殿外,待得到了许可,连忙行礼道:“掌门!清源师兄他冲关遇到麻烦了。”

掌门闻言,心下一震,起身赶出了殿外,只恨自己跑不快赶不及,对那名弟子说:“速速带路。”

掌门被弟子引入灵犀洞,找到一处,施了个法诀推开石室,入眼就看见岳清源瘫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模样。

“清源!”掌门小心翼翼的半抱起岳清源,掌心贴在他背脊上,温和输送着灵气。

岳清源缓缓的睁开眼,背后的温度异常熟悉。心中一动,喃喃道:“……小九。”

语气又是怀念,又是自责,但掌门并无心分辨岳清源口中“小九”的意义。

岳清源闭上眼前,耳朵里全是掌门的声音:“清源,你撑住,气运丹田,舒于四肢,再为……”

再睁眼时,窗外大亮。

身下是柔软的被席,外头鸟儿婉转啼叫,一呼一吸全是充沛的灵气。岳清源只觉得心底空落。

闭关冲级好像失败了。

稍微一动,丹田针刺一般密密麻麻的痛,修仙者弱点被制住,无论之前体质再好也只有静养的份。

门被推开,来者逆光而行,岳清源歪过头,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也知道那人在生气。

“你是我坐下最得意的弟子……”掌门走过来,坐在窗下的椅子上,皱眉看着他徒弟,“急于求成,这不像你。有什么困难你尽可同为师说。”

是了,岳清源向来稳重得很。天赋过人,做事不急不躁,一举一动皆有大家风范,是公认的掌门继承人。

他想,他很高兴,但是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几番踌躇,他道:“师尊,我有一事求您。”

秋宅内。

书房外有一十二三岁模样的清俊少年。他穿着华贵却异常单薄的衣裳,在雪地里跪着,耳鼻冻得通红也不去捂,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侧,低头看不清表情。

“阿九、阿九,”书房内跑出一位少女,对少年喊道“你有什么委屈我跟阿哥好好说,冰天雪地的冻着了要不得,快起来罢。”

名唤阿九的少年通红的手指曲伸了一下。

“好冷的呀。”少女嘀咕着,做势要扶起少年,却被一双温暖的手挡去,覆上少年冻得冰凉的手臂。

“……阿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少女看向来人,惊喜的抱住了他,晶莹的眸子欲说还休。

沈九低着头被扶起,双腿发麻,全身冷得直颤。不经意间对上少女的视线,心中到底有一丝柔软。

“知错了?”冷得掉渣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沈九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

回答的只有一声嗤笑。

“安心在府里待着,还能少你吃穿么。”

沈九继续动了动通红发肿的手指,头垂得愈来愈低,将挣扎着发泄什么一样,但身形单薄得下一秒就能倒下。

秋海棠小心翼翼得看了看她哥哥,默许后捂住沈九的手,道:“阿九……知错便好了,别和哥哥斗气了,哥哥他不是想害你的。”

沈九双手依然没有知觉,刺麻的回暖都不曾有,看着秋海棠细嫩的手开始握不住他,他勉强做出了微笑的表情,道:“我知。”

————————
这篇会比较长

还在写大纲中,更新会比较慢:3

七九不he简直天理难容!233

评论(4)
热度(24)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