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冰九/于佳期遇你(上·修)

CP:冰九

write by 泽木


【一】

“小九!”岳七看着踉踉跄跄走进小屋的沈九,拍拍手忙从地上坐起来,赶到沈九身边去搀他。“你的腿怎么了?”

“没事,腿没断。”沈九不太在意,看着岳七写满脸的担忧,到底没避开他的手。
“快过年了,得弄点好的来。”沈九嘟囔一句。

岳七没接话,把沈九搀到木板拼的床上,反道:“不急一时,不急……我等会去街上讨点来。”

话没讲完,沈九反正也坐在板上了,甩开七的手就道:“上次那几个小杂种的事儿还没完呢,他们哪会让你这么容易讨得了东西!”

说罢哼了一声撇开了脸。

岳七见他脾气又起来了,这时候也劝不得,改问道:“你伤怎么来得?有困难的话我帮你。”

沈九哼哼唧唧道:“爬墙摔的。”

岳七一惊,忙道:“你爬那户人家的墙啦?发现了还不得打断你的腿?!”

沈九啧一声,道:“怕什么,这几天我观察好了,有个地方他们不会仔细查的。”然后看岳七一脸的不放心,赌气道:“明天就弄几个东西给你瞧瞧。”

【二】

除夕节。

中午午休的时候,某个大户人家的偏僻的院落的墙上,冒出一颗毛茸茸的头。

沈九睁大眼睛,左顾右盼,低声道:“大户人家就是矫情……过个节大中午还睡觉。”

然后利落地翻身,用了巧劲后背沾地。还好是一个土坡较高的角落。

闷哼一声,也顾不到疼痛,翻身而起就往味儿香的地方跑。

拐了个弯,毫不意外看见了晒在中庭的几个饼子,看样子虽然冷了一段时间了,但是金黄的颜色依然看着美味。

沈九小心地遁过去,眼睛一瞬不瞬盯着目标。

就在包好了三个饼,向第四个饼伸手的时候,一声稚气的怒骂让他吓得差点把怀里的东西甩出去。

“喂——放下东西!滚!”

沈九护好手里的三个饼,一回头,看见一个身量哥自己差不多的瘦孩子现在不远处的屋檐下。

明明穿着粗糙的布衣,那孩子周身的气势却不凡,像个该是生来享受锦衣玉食的人。

不容忽视的是,他眼中浓烈的黑暗……和一闪而过的光芒。

【三】

毕竟年幼,穿着布衣就算气势在怎么压迫都是一个孩子。看样子还是个不受宠的孩子。

沈九镇定下来,也不废话,转身就跑。

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比自己还要瘦小,为何转眼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要往哪走?我给我娘亲的东西你敢偷?!”

对面的孩子看见沈九慌乱的眼神,似乎越讲越有兴致,牢牢抓住沈九的手腕,打量着他,笑道:“小鬼你是从秦风馆跑出来的么?”

沈九见他这么不像话,脸色憋得通红,又感觉手腕骨都要被捏碎,怒道:“小杂种……!放开我!”

也不知道怎么戳到了痛处,那孩子甩手就把沈九压到附近的假山上,道:“小时候这张嘴就这么不会说话,难怪……”嗤笑一声:“想要我放手也可以,沈清秋,你最好以后都乖乖来这,做个乖点的下人……你不会想知道反抗我的后果的。”

他语气笃定,而且力气的确强大得挣不开,沈九咽下准备脱口而出的脏字,勉强道:“……成交。”

【四】

回到茅屋,沈九细细想了那个孩子的话,想起那一声“沈清秋”,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揉了揉手腕,自言自语道:“我还回去那个地方才有鬼,城里又不是只你有一家富人。”

然后拿着没被发现的东西开吃。

沈九捏着个饼,正欢乐着。抬起头来正撞见岳七,有些臊得慌,佯作淡定吃完了口中的东西,清了嗓子,道:“看我做什么?”

岳七舒了口气,道:“我只是看你这么久没回来,特意出去找了一圈……吃了好东西就好。”

沈九见他又摆出一副老成的样子,皱了眉,道:“还不信我么?以后没什么大事别出去找我。我好着,哪有什么事。”

岳七叹气,注意到沈九手腕上的红印,上前道:“手上怎么回事?”

沈九缩回手,把饼放在了一边,道:“被个小崽子发现了,然后就这样咯。”

沈九说得云淡风轻,岳七还是心疼他,道:“以后别这么犯险了。”

然后他拿了藏在稻草堆后的伤药,拧开为沈九用。

那东西他平时宝贝得不行,但是对沈九他什么都愿意给。

虽然效果不好,好歹能消炎。

沈九看着低头细细为自己涂药的岳七,心里满足得很,笑道:“这里有饼你拿去,赏你的。”

岳七笑着应下。

【五】

不知不觉到了年后。

连着两日沈九都没去那家宅子,他几乎快要忘记那个约定了。

直到男孩再一次出现在他眼前。在茅屋里。

沈九惊得从床板上滚下来。

那人似乎特别欣赏自己狼狈的样子,笑到:“你还真是个滑头,不好好守约,还要我来找你。”

沈九听的背后冷汗直流,手腕隐隐发疼。

莫名害怕。

沈九皱眉,道:“你是什么意思。”

那孩子道:“没什么意思,只是答应了什么,该做的,还是要做。”

沈九暗地翻了个白眼,似乎知道沈九在想什么,又道:“听说你和那个叫岳七的关系……”

沈九一听,突然爬起来,扑倒对方,拳头凌乱的打在对方身上。

那孩子早有准备,往后退了一步,站稳后掐住沈九的手,道:“你该听话了。”

沈九动弹不得,瞪着那孩子看着想要咬他一块肉下来。

可是他也知道,岳七是他的依靠,岳七不能有事。

然后他听见自己哑着嗓子说:“好。”

=未完待续=

诶嘿,深夜粮食来一发www

依旧是短篇,下篇就完结啦!

新年快乐

评论(6)
热度(25)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