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_

# 山茶花   小虐怡情

隐冰恋,冰哥单恋。

CP:冰九

微博ID:之靡靡之

/零。

修真者岁月长久。

自洛冰河合并两界,已过数百年。

自是,世上奇珍异宝千万,洛冰河自身便占九成。

珍宝形态各异,作用千奇百怪,每件,都是世间万千修真者求不得的东西。而洛冰河偏偏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将之堆在幻花宫藏宝阁后,便再无问津。

好在魔女纱华铃心细,又手握权利,日日派魔族看管,就算偶尔有蝼蚁烦扰,也能保全阁内之物。

一日,魔族小兵在解决入侵宝阁者后清阁内物什时,迎来了一个意外来客。

虽未见过来者相貌,可那人身上隐隐透露出的威势也绝非一般宵小能比。

他慌乱,连仔细看看来人模样的勇气也没有,支撑不住朝来人跪下,哆哆嗦嗦道:“君上......”

洛冰河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自走向藏宝阁,而那魔族背上衣物早被冷汗浸湿。

花开开数日,花谢谢一日。其瓣片片垂落。一瓣一时光,一瓣一梦境。

/贰。

洛冰河入了宝阁,也不急一时,慢悠悠逛了起来。

说来,从那些正派大家夺取来的东西也不少。

昭华寺无尘大师的法杖,幻花宫宫主本命法器,苍穹派沈清秋的修雅……

修雅,修雅,修雅。

洛冰河慢慢咀嚼这两字,空中顺着宝物划过的手不明显地顿了顿,然后继续往前移去。

洛冰河此次来寻的是一座木塔。

某本古书记载,木塔可依赖主人灵气养它依赖之物,一生不变。其中,玉为上乘之选。

此行为了温养母亲留给他的那块玉。

木塔虽好,因在认主之前容易自生意志,用四周灵气养物,以防万一,所以洛冰河亲自来寻。

到达宝阁三楼,塔是寻到了,可已经不能再用。

静静靠在塔边的是一朵花。红得鲜艳,受木塔细心滋润,花边缘隐隐附上一层光膜。

洛冰河周遭的气息瞬间沉了下来。

他大步向前,抓起花打算用灵力震碎。但是突然,他停下了动作,细细看了一下花。

想起来了,这是花镜。

花镜开时,瓣落入境,境外执念,境内所求,念而出,求而得。

花镜花开,实属不易,稍稍一想,洛冰河将花收入袖中,举步离去。

/叁。

入了魔宫大殿,遇见了柳溟烟。

柳溟烟自两界合并后,并不怎么外出,洛冰河心中疑虑,拦住她后,问道:“溟烟,你去哪。”

柳溟烟道:“我派人去藏宝阁取一物,半月未归,便打算亲自去看看。”

她目视洛冰河,倒是一副不畏惧模样。

洛冰河眼中还是一如既往黑得深沉,看不出情绪波澜,道:“什么东西,还要亲自寻?”

柳溟烟回道:“一尊木塔。”

洛冰河道:“不必再寻,木塔自养一花,现在已经无用。”

柳溟烟眼神闪了闪,应了声知道了,便走,临走前对洛冰河道:“不知是否是错觉,我闻见了山茶花香。”

进了寝屋后,洛冰河随手把花镜插入香炉镂空的缝隙中,靠在软塌上,沉心修炼。

/肆。

睁开眼,又见断崖。

断崖上狂风大作,夹杂着从远处飘来的明显的腥味。衣衫被吹得猎猎作响,洛冰河手冷,心也冷。

“师尊……”少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一味喊着沈九,聊以慰藉。

沈九脸上不见半点动摇的情绪,听见少年的呼唤,反而笑道:“洛冰河,今日算你倒霉了。听说你运气向来不错,那便来试试,受了我一剑,再跌下悬崖,你猜,你还活不活得成?”

沈九话语恶毒,句句诛心,洛冰河心中一片茫然,还未来得及多想,修雅已刺入胸膛。

浓浓的情绪,绝望,怨怼,悲伤,将洛冰河包裹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画面突转,几息之后,洛冰河站在宽阔的地牢中。

此地牢只囚一人。

沈九。

洛冰河深吸一口气,眼中依旧一片冰凉。

当年一剑之仇已报,再过百年,来来回回几种折磨用烦,百年后,那人一改前行,越发沉默。

“师尊,徒儿让你的四肢又长回来了,你看,我对你好不好?”洛冰河语调温柔似水,眉眼弯弯,和当初清静峰上学艺时的善良少年有几分相似。

沈九眼神不再亮起,听见洛冰河说话,也毫不理睬。

洛冰河伸手,轻轻捏住沈九的下巴,道:“师尊怎么不说话呢?”

然后洛冰河陡然发力,按住沈九下巴,往后推去。然后道:“诶,是徒儿忘了,师尊的舌头还没好。”

洛冰河左手拿着一瓶药粉,手指沾了点,捅入沈九口腔。

沈九奋力躲闪,可腰与四肢皆被禁锢住,动弹不得,只有锁链哗哗响,他发出嗬嗬声,也止不住洛冰河。

剧烈的疼痛从口腔中蔓延,沈九扭动身躯蹭着墙壁,试图减少苦痛,同时,他能感觉到舌头在慢慢修复。

“嗬、啊啊……啊……”

洛冰河见状,低低笑了,手蹭着沈九苍白的脸,然后欺身向前,道“在勾引我吗?我无所谓的。”

沈九瞪了洛冰河一眼,可惜毫无威力。

舌肉恢复得很慢,疼痛依旧不减。

洛冰河微微一笑,靠近低声道,“师尊,接下来可别拒绝我啊。”

/伍。

从回忆里抽出,眼前景色又是一变。

身在竹屋,而眼前人是沈九。

沈九身着他在清静峰时常穿的白衣,层层叠叠,显得严肃又禁欲。与他这人相貌相配,有一种说不出的灵气。

刚经历地牢,洛冰河看似平稳,心绪却已经开始晃荡。

与其求而得,实则求不得。

沈九歪歪脑袋,像是才看到来人,将手中的书放下,皱眉道:“洛冰河?”

洛冰河对沈九,最恨不过饮血啖肉,最怒不过拔舌断肢,最爱也不过人尸相守。

数年未见,洛冰河心中五味陈杂,回想花镜,他所作所为,开始有些失控。

只见洛冰河神情隐隐激动,把手按在沈九肩上,劈头便道:“便是再来一次,你还是会任我饱受欺凌之苦,再将我踹下悬崖?我说的,对不对?”

气氛凝滞了一会,不等沈九回答,他又冷了脸,道:“是我问了个蠢问题。”

然后嘴角勾起一个僵硬的笑。

他似乎很久都没有笑过了。

沈九冷笑,不晓得洛冰河又发什么疯,他的灵体在花镜中待了许久,今日突然见到洛冰河,看他一阵自言自语,道:“我是不知道你来干什么,既然你能来这,看来有事找我?不过我不帮。”

普天之下,大多修仙之人,一在乎生死,二在乎前途。

沈九没占其二,后又因洛冰河失了一。

心中愤懑,再者沈九向来自觉不与他对付,说话愈加不留情。

“你巴巴跑来讨骂,是不是很开心?”

洛冰河只是盯着他,不说话,威势渐渐压得沈九喘不过气,可沈九还骂:“生前你对我做了那么多龌龊事,你竟然还循着花镜过来,还要不要脸呢?”

洛冰河笑,脸上肌肉好像没那么僵硬了:“师尊还是这么嘴硬,在这花镜,我没试过,还能不能割下师尊的舌头。”

沈九身形果然顿了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面容扭曲了一瞬。

随即收回笑容,拿起书,道:“那又如何,你现在不能对我怎样,洛冰河。”

沈九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花镜内像是回应沈九,猛地天旋地转,洛冰河缓缓睁眼,看见摆在房中间香炉之上,只剩一支花杆。

/陆。

洛冰河又去了一趟关过沈九的地牢。

途中,去了柳溟烟的屋宅,警告道:“下次别被我发现。”

他推开地牢的门,墨黑的门上,有着似有似无的腥气。

门外微弱的光透过门缝,滑入门内,打在一口冰棺上。

地牢很冷,透入骨髓。

洛冰河没有进去。深邃的眉眼里,窥不见光芒。

/柒。

红线自缠绕不休,待已成死局,幡然醒悟时,却已是太晚。

————————————
啊啊啊啊,写得比较匆忙,打算开车的但是没有...而且思路有点阻塞

怕有人没看懂,这里说说...唔,就是花镜(山茶花)是柳女神放的,我想的是她心生恻隐,把沈九的魂放入花镜温养。

花镜可以给入境人东西,那它必须有,所以走了沈九在花镜这一幕。

花镜被木塔温养是意外,不然冰哥发现不了233

冰哥在沈九身死后招不到魂,终于看见时,在花镜里,再说,柳女神为了不留破绽本来是想把花移走的...

不知道在说什么了qwq蟹蟹看官赏脸看这篇文!

2016.08.24

(群里写的,算是第一篇冰九……po上来w)

评论(7)
热度(47)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