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冰九/你在。我也是。【完结】

CP:冰九

微博:之靡靡之

现代校园paro,师生年下(洛冰河由白↣黑)

这篇九妹的“好吃”,在于,颜值和暴脾气。(笑)

(ps:本来是群里作业[好吃的九妹],还是军训开的笔写了一半写不动了,没有交(´°̥̥̥̥̥̥̥̥ω°̥̥̥̥̥̥̥̥`)自己挺喜欢这篇的。当时写的前部分,后面开笔都是几个月后了……文笔不太好啦,祝看得开心,笑。)

3.

沈清秋皱着眉头,清亮的眼中全然是厌恶之情,抿嘴道:“洛冰河,你带耳钉?”

像是问句,可本一句称述事实的话。

镜头前晃晃悠悠几根手指闪过,还有些模模糊糊的耷拉在视线中,大概是头发。

“嗯、嗯……”回答得不太连贯,羞于承认事实一样,偏开头,而把沈清秋照得更清晰了。

镜头对着沈清秋,沈清秋毫无所知。

只看见对方舒展眉头,又变成拒人千里的冷淡疏离的表情。

是偏开头的洛冰河看不到的。

但是他总会看到的。

沈清秋轻轻说了一句:“啊,真是够了。好恶心。”

明亮的走廊,洛冰河过于专注窗外操场,脸上羞红久久不褪。

沈清秋的话就像一阵风,嗓音好听的人说什么都好听。洛冰河听着他讲话,都能沦陷。

“好恶心。”
冰块散发的冷气感染杯壁,黏结空气,化成一滩水流在桌面上。

“我听到了啊……老师。”

洛冰河笑着说。

我听到了。

像个乖学生认真回答。

但是这次真的、彻底的不会有一个人听到。

4.

厌倦了一个一个依次点开的节奏,洛冰河干脆翻到最后。

触底反弹后最下静静躺着一个视频文件。

[时间:2015.5.03   09.23
  1280×720   16.3MB
  储存路径/……/……/spite
  时长:7:00]

这是我们最后的七分钟,沈清秋。

一瞬间的恍惚后,洛冰河起身,也没管甩在沙发背上的西装,往房外走去。

这里是个二层别墅,清新优雅,白色圣洁的主调是那个人一贯伪装的颜色。

扶着栏杆,他又想起那个给他带来苦痛的人。洛冰河想不明白,怨恨一个人为什么能花去他大量的精力、时间……并且时刻折磨着自己。

他从二楼走下来,拐到了一层外花园的地下室去。

皮鞋踏上向下延伸的钢制阶梯,踏踏地清脆声音。

“我和你并不熟,不过是些小事,私下了断的程度而已。”

手机幽幽的重演记录的画面,一丝不苟。

洛冰河不需要去看,那个人嘲讽的神色早就印刻在脑中。垂在身侧,捏着手机的手不过握得更紧一点。

“我与你,哪里只算得上一点小事?”

洛冰河低喃,昏暗的楼道中空旷得能听见回音,与当年莽撞青年急切愤怒的嗓音混合在一起。

“沈老师、我敬你爱你……”

物是人非,洛冰河再也不是只会将心事藏在心底默默为沈清秋开脱的洛冰河了。

“我想不明白、我没办法了……我要怎么做……”

“那就去死吧,很碍眼。”

一系列不痛不痒的栽赃陷害在沈清秋眼里不过是无聊教学生涯的调剂品,洛冰河苦苦陷于泥潭,连挣扎都不敢,只怕带来更深的报复。

最后不过一纸混乱同性恋生活的爆料,以郄视文的大众被风向引导令洛冰河苦不堪言。

之前从来没想过喜欢上一个人,后果会这么严重。苟活于世的爱恋,竟是被最信任的人掐灭了最后一丝幻想。

但是,他就像是小说中的男主一样,不管什么艰难都解决了。

然后大家、

都幸福的……生活下去了。

5.

洛冰河默默地看着四肢被禁锢在地上的沈清秋。

社会上三年多的摸爬滚打,气势不输于真正的上位者,只是盯着,浑身散发出的压力不容忽视。

沈清秋睁开了眼,惊恐地瞪向来人,嗬嗬地发不出什么实质的声音。

他被弄哑了。

凌乱形象不是一个优秀学府的教师该有的样子。

他落魄并且肮脏。

洛冰河扯出一个不知是不是笑的弧度,缓声道:

“故事的结局是……他们也许互相折磨着、最后,都幸福的堕入了地狱。”

视频戛然而止。

【完】

评论(6)
热度(33)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