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最近总喜欢写一写乱七八糟的东西1

冬日港口的长椅上,晚灯昏昏暗暗地照着。

与白日相反,并不发达的港口上安静的都能听到落雪的声音。

害怕他会突然不见,消失在看不到的地方。

他不该这样的。

微微哽咽了一下,他向他靠近了一点。似乎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但是他却不敢伸出手去碰他。

“怎么了?哭了吗?”他无奈道,呼吸幅度在他耳中明显了些。

而突然听见仿佛安慰的话,委屈不知从何来,眼泪大滴掉落,怎么也止不住。抽抽噎噎一下真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评论
热度(1)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