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七九/相见曾为影,相逢即为伤。

0.

而这一次的错过……

他骇得手脚冰凉,脑中簌地回忆起从前种种。明明是平常琐事,也觉得温暖不似现实。

玄肃嗡鸣。剑随主动,何况承担上了灵魂。

他像承受了重击一般蹲下蜷缩成一团,弓起背脊把自己埋在痛苦中。

他一生冲动莽撞也好,严谨克己也好,每次都错,做什么都错。他坚持过,所以过得艰难,只当自己是具尸体,举步行走困于道义之上。

我真的……不是不想的。他呐呐道。

然而错过终究是错过他无法反驳,自己可怜的姿态博取不到那人的同情怜悯。

挺直了十几年的傲骨,竟败落在此。

评论
热度(14)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