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七月十五的梦

做了个梦。

在教室外里,突然出了状况。

有丧尸。

大家都跑到教室里面避难,我死命抵着门,没什么作用,因为我大概不在这个梦里面参演一个人。

后来,一个看起来很沉着的男生(a)和一个比他矮一点,看起来挺活泼的男生(b)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

a让躲在教室里的少数人让外面教室多数人进来。

他的话很让人信服。而且不知道在谁的抽屉里搜到药品,说是不太严重都可以治好或预防。

大家进来了,包括几个感染者。

有几个感染者快不行了,我很急,也没办法。

b数了数药品,发现不够,但是如果几个感染者死掉,a想了想,说,感染了的站出来。

没有一个人。

后来一个看起来娃娃脸的男孩出来了,他脸侧全是大斑点,看起来像发霉了。

娃娃脸出来,站了一会,然后突然就倒了,死了。

我有点害怕,离远了一点。

当时我现在讲台方向,ab也是。

现在我站在三组四号位置,他们没动。

突然,我左侧一个人暴起,速度极快。

没有一个人尖叫。都狂绕着桌子跑。

ab不怕,出手将人打死,说,没事了。

然后分发药品。但是有多余的。

他们在黑板上写字,表示他们要走了,我们应该去哪里。

我也写了字,没他们的字漂亮。意思是没有拿药的人快找我。

我有点想看他们做什么,我觉得粉笔很有用。

后来他们走了。我跟着他们,我感觉我就像摄像头看着他们活动。

很奇怪,出了教学楼,就是小山坡,路线看起来像盘山公路,我们教学楼在山顶。

他们跑着,到了一个大黄鸡那里。

大黄鸡说话了。

你们怎么又管闲事。

b到处乱逛。周围感觉很危险但是看不见丧尸。

突然有箭雨,黄鸡张开翅膀,把他们护住。

我发现我设计过一个保护装置,和大黄鸡的保护方式很像。

环着他们,安全范围内没有日月。

然后他们沉睡了。

我想叫醒他们,没有办法。

我出去了。

不知道去哪里。

然后到了另一个城市。

梦醒了。

我又睡了个懒觉。又做了梦。

有点阴森,也有点恐怖...等我洗漱完了再说。


这个城市很繁华。

我和朋友们相约出去玩。

这次也是,我是一个“摄像头”

这个城市历史悠久,但很有现代气息。

历史悠久指博物馆比较大并且内容丰富,基本上都是本土出土的东西。

朋友们第一次这里玩。到处逛。

博物馆旁边有很多周边超市。

我们去了日用品超市,逛了一圈,然后通过一条走廊来到卖纸笔的周边区。

朋友们想自己走,然后分头行动。

我一个人来到卖毛笔和纸的地方。

其实卖纸笔周边的地方感觉很独立。平面地图像“非”字,而且每条走廊尽头会有消防工具,或者是通向地下室的安全通道,门有点像公交车上顶上的那个。

卖毛笔的这一条走廊人比较少,多中老年人。

我看着纸笔。

抬头。

看见,应该是墙壁的地方,变成了一堵玻璃墙。

我看见对面有河,河上方有下水道排出口,河水有点脏,但能看见鱼。

我没有多大反应。

突然发生骚乱,一堆警察跑过来了,跑来的还有一个人,中年男人(c)。

c跑到地下通道的入口。

这条走廊的入口有点脏乱。

c从入口处翻出两袋东西。袋子里都是从最小型号到最大型号的毛笔。

白色的毛,我潜意识觉得大多数毛笔的毛应该是黑色的。

有人很惊讶,说毛笔是很贵很贵的限量版,很久没有看见了。

c不说话,用毛笔沾了墨后在门上狂画些什么。

然后门开了。

男人逃了。门关上了。

我回去,和朋友们说这件事,然后我说我觉得有点不舒服,他们没管我,自己回去旅馆了。

晚上我出来了,在街上。

是那种穿过城市的窄水道,旁边有栏杆,隔一段就有小桥连接两边的那种街。

我感觉头晕。

一个背书包小女孩(d)跑过来撞了我。

她大概上四五年级的样子。她回头扶我,对我说,晚上城市危险,让我回去。

我不知道回哪里。

她不说话,自己跑了,说上课要迟到了。

我有点害怕。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像在跟着女孩跑了。

女孩没看见我。

她突然慌了,从书包里拿了绳子和毛笔就丢下书包跑了。

她上了楼,不知道是什么楼,楼很黑。

她到了楼顶,楼顶门口也有点像公交车车顶的那个。

我发现d扯的绳子很长,从她放下书包到楼顶,她手上的绳子还有一截。

楼顶不止有女孩走的那条路。楼侧面有楼梯。

c上来了。

他扯着女孩的绳子。

女孩说别拿。

然后我觉得女孩的脸好恐怖,不说了。

他们自爆了,什么东西消失了。

警察上来把他们带走了,没看见我。

他们满身是血,但是还有思维,还在动,看起来除了没有力气,不能说话,其他都好。

他们上了警车,警察用白布把除了头以外的地方包裹住。

红色和白色对比很明显。

我想看看他们的身体怎么了。

c对我说话了,说,我的内脏没了,我的女儿除了内脏都没了。c扒开白布,他胸部那里只有骨头和皮肉撑着,里面空了。

d是他的女儿,我知道了。

女孩看着我,问要看么,我不敢。

警察说,他们走了。

我又回到那个街上,我撑着栏杆看夜景。

我旁边也有一个男人,看夜景。

没了.......

评论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