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Time

时间已经太久远了,我无法判断是主动遗忘还是被动遗忘。

只有坏掉了的收音机依然在沙沙作响。噪音听多了还是噪音,只是习惯程度不同罢了。

“你还想回去吗?再一次?”他出现了,坐在窗栏上,飘飘白衣一尘不染。他不属于这个世界,这是当然的。

没有像以前一样直接回答出来,那时一心想将自己展现在外面的那个孩子,已经随着时光的沉浮——突然地出现,然后深深沉入某地。再也不见。

“不了。”时间已是累赘,我回望他,他笑着,恍惚了一下,一瞬间我竟然感觉时间在倒流,甚至又听到了他对我说的‘让我们来一次时光探险怎样’的怪谈。但是,已经不可能了,在我回绝的那一刻。

身体在消失,意识也渐渐模糊。光点在剥蚀它们。太多次的反悔、追随已经让我疲惫不堪。我企图望着他,像是救命稻草一样的心理。他是最后一个看见我的人。我想我还是存在着,这个时刻,我在被时空法律剥离之前,我至少也算个人。


‘再…见……’




沙沙

他…在对我说话吗…?

沙沙

‘……’


沙沙



听…不见啊……

评论(2)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