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g27】温水

前情无提要(xxx)

〔2〕
意大利的晚夏是明黄色的。温柔且耀眼,并与蓝天相互交融,混着淡淡的海腥味顺着海水一路向前。海鸥站在礁石上梳理着自己的羽毛,渔夫则坐在温柔摇晃的木船上低低吟唱着当地的民谣,他们厚重的嗓音正在告诉你在海上的他们的英勇事迹,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深浅不一的皱纹无声叙述自己操劳的一生。

平静无常的那天泽田纲吉继承了彭格列,和他的伙伴们一起。对他们来说这个不平常的日子。

茂密的绿树层层相叠,只有几缕像是幻觉般的光线落在葳蕤草地上。

这如梦景色环绕的是一座巴洛克式的教堂。

它矗立在其中不受阻碍沐浴着温暖,尖顶上的十字架奕奕反射光彩。

而在里面,举行着不输于外界任何的——彭格列的继承仪式。

「 E'la nistra ora incisa sull' anello 」
九代说,眼角的皱纹随着嘴角上扬的弧度加深。

句子从嘴里跑出来时,空气还微微震动着,一个一个地敲击在少年心脏上。

「 E'la nistra ora incisa sull' anello 」
纲吉回答。

不问什么原因反正这是纲吉来意大利学的第一句话,还是Reborn用枪亲自抵着他的头逼他在一分钟内学会的。好在最后终于克制废柴技能勉勉强能把一句话说完整——即使发音干巴巴依旧不纯正。

嘛……

理所当然的九代说意大利文就很好听。浅震着的声带带着年龄段特有的沙哑。

无意识的
挤出一个生涩的笑,仰着脸接受从对方身后窗户外射进来的阳光的洗礼。

接过「原罪」算是整个仪式的中介点,那个时刻即使过了很多年后大脑皮层依旧能顺利描摹出那压在身上的分量。

心脏嗵嗵节奏跳动,放在「原罪」背面食指轻擦过表面泛凉的戒指想挥掉哪怕是一点的粘稠感。

眯眼稍微缓和了些明亮过分的光源。从上面射下与周身跳动着的空气变得不安分起来……记忆中这一幕熟悉得恍惚。

迷茫间手指与环境相碰撞已经和记忆重叠。无论是额上跳动的火焰还是其他。

「彭格列的未来就交给你了纲吉君。」

半梦半醒间九世最后留下这句话后将手放在头纲吉的脑袋上,宠溺地揉了揉他乱翘的褐发便笑着离开。

——啊啊走神了。

挠挠头,视线放在脚尖上,可能是夕阳的原因脸庞染了红。迷迷茫茫又不知神游何方。

诶……等等等等彭格列就这么交给我了啊啊啊,我这种在继承式上都走神学校里各科平均分17.5体育不行废柴到不行还招灵的诡异体质的人真的没问题?!九代您当真么?!

啊啊对不起我错了里包恩我再也不走神啦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折寿的啊!

于是泽田同学缓过神来第一件事就开始执行本职。

**
仪式结束后纲吉与他的守护者们重新聚在一起,云雀恭弥只是斜眼睨视着他们,双手抱肘离得远远的,然后和reborn说了几句话便和草壁一起离开了。

纲吉也只能看着云雀离开的地方苦笑,然后依旧劝守护者们安分一点不要破坏公物毕竟这里是意大利不是日///本而且我们赔不起啊大家!啊呀骸没有来但不是有库洛姆吗就不要计较啦!

纲吉表示他对于应付这种事真的跟脱力。

少年们吵闹着,纲吉时不时得看着他们以防出乱子。那时候天真的想过这种日子大概一直会这么下去。

暖褐色的眸子,倒映他伙伴们的身影。

时间转动,快得没有空闲感叹。

夕阳西沉,温度改变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树叶沙沙作响挥散开晚间所剩无几的热量。

泽田纲吉望着从远方逼近的铅灰色的云,胸腔灌满了不知名的情绪。

这种不安的感觉……暴风雨,将要来临。

评论
热度(3)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