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

渡?如何渡。

【g27】温水


哟,你们好,这里阿泽u

嗯……不知道说什么自带蓝波?(等!)

注意事项

☆270有,「沢田纲吉」是270,「纲吉」是27,尽量不让大家混淆

☆渣文笔,小透明这里

☆持续更新

☆文的内容不好说……老梗出现www

☆有稍稍的ooc

☆g27处女作

☆如果能接受以上,祝那么食用愉快ww,不能接受还来得及ww

[0]
一杯温水,承载着我们猜不到的很多东西。

它很温柔,也最脆弱。转瞬即逝的温度不让我们察觉。

它就像是谁给我们开的一个玩笑,将我们置于幻觉于现实之间。

[1]
夕阳斜射入窗包容着跳动的尘埃折出本属于它的光芒。穿过冗长的直线单路攀附在青年姣好的身形上。

若是有人经过于此必将感叹出声。

泽田纲吉就这么着沐浴夕阳坐在一张纯黑的办公椅上。面前的黑白纸张被从后洒入阳光晕染成微黄,他单手撑着下巴这样蹙眉盯了文件半天,结果依然是毫无头绪。

叹气然后就干脆地闭上眼睛,放弃这无聊又孩子气的行为,不再施舍一丝的目光。

闭起眼
神色温柔起来像是怀念着什么又或许没有。

他静静坐着。聆听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呼吸与心跳——

「咚、咚、咚……」

一片寂静中听得鲜明。

——『繁荣还是毁灭都随你……彭格列Ⅹ世。』

那个被冠为彭哥列历代最强首领头衔的男
人——Giotto对自己说话的场面有意的被保留在脑海中,以致至今也记得那番被定义为美好的一幕。

——『你的觉悟我确实收到了。』

脑海中,显现出无论他的轮廓,他的发色,他的瞳
孔,他的声线,还是他额际的火焰……所有。

可超直感就总在这时反驳,一些抓不住的东西。

——『你还忘了什么泽田纲吉!还有……还有什么,你……』

如此反复。

不过这时候就要发挥一下废柴精神,比如在苦想无果后果断放弃去想其他事这个行为。但每次无论如何都会想到京子,那个在国中时期带给他希望的女孩。

下意识地将她和那个人相比较。嗯……为什么呢?扪心自问,要说的话其实自己也不太清楚。从感性方面来看对京子是喜欢那么自己对Giotto这个人的感情会更盛……里包恩也说过他与Giotto的血缘关系所以与自己的父亲做比较又……那么大概是……

诶?突然被这个想法有点吓到,耳根泛起一点不正常的红。夸张甩头逼出这个大胆的猜测。

泽田纲吉是谁?即使再懦弱不成器但在心中认定了的就绝不放手的人啊。Reborn如是说。

所以在于自家守护者和老师的思想开导下,他想暂时可以将这份感情定义为「喜欢」的。

这样彳亍,然后定位,像个怕被发现藏好的糖的孩子,小心翼翼。

然而指尖动了动最终还是不想弄出太大动作作罢。

一是午后的阳光太温暖连身体都变懒的原因,纲吉并不打算抬起被晒的发热的双手,而是更加的享受难得的时光。

二就是……

——『蠢纲你有时间发着无所谓的呆还不如赶快去给我批文件!』说完便听见子_弹被麻利上了膛的声音。

——『啊……Rebor……n』我们的十世尴尬笑笑,拿起忽略在一旁不知多久的钢笔。

他不做任何解释,因为在会读心的人面前撒谎简直就是找死,尤其是这个斯巴达的家庭教师。

不过虽说心有余悸但纲吉依旧没有吸取教训,目前为止都认为会被发现是对方看见了自己被他叫做愚蠢的笑脸。

相对的也不会知道Reborn其实知道自己经常翘班神游到了哪里。多年培养起来的默契让Reborn保持沉默。

「……咳,那……」 望向站在离自己仅一墙之隔还被自己无视了半天为照顾自己没出声的岚守 ,唇边漾起一抹温柔的笑。

「有什么事么隼人。」

「……啊,是这样的十代目。」岚守顿顿,踏进办公室,递出一直攥在手里的文件。应该是被抓着很久了,纲吉笑笑接过能感觉到浅浅温度的纸张。

一时间,安静的办公室在纲吉接过文件后只剩下了单薄的纸页摩擦的声音。

狱寺暗暗捏拳,低头只能看见自家boss染上暖黄色的棕色头顶。即使没有超直感的他也感觉得到心里的躁动——等待他那善良的boss未来的抉择……无法逃脱了。

「……是这样啊……」良久,狱寺还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时,泽田纲吉从文件中抬起头来,借着狱寺视角能看见这是关于敌对家族——密鲁菲欧雷的信息。
而泽田纲吉却如平常一样微笑着「真是棘手呢。」

「——那这次的谈判十代目务必请不……」狱寺焦急接话,太过担心导致语无伦次。

关心则乱,即使是已经成长了许多的狱寺隼人此刻也将沉静抛出脑外。

大概能注意到狱寺存在也有他不同与往日散发着不同气场的原因吧。

评论
热度(6)
© 泽木 | Powered by LOFTER